道一声晚安,永不再见。

by Xy on 03/30/2009

阿姐,我在叫你,阿姐。我的阿姐,在路上。
我想,我又一次背叛了所有的信念,所有坚持,所有的一切,又想起了你。我的阿姐。
我想对你说些什么,说说那些本就虚无的思念和你留给我的疼,就是这些,也只有这些,才能带给我温暖,和存在的感觉。
我在怀念那个下午,那个在于任何人都无所意义,在于我却无法忘怀的那个下午。
十四点三十二分,当我睁开眼,忘记了昨晚我们吵架时彼此恶毒的诅咒和脆弱的卑怜。我揉着该是微红的眼圈儿,那时,你穿着我的睡衣坐在窗台下日光里的地板上,用双腿围着烟灰缸,在那里吸烟。我的阿姐,那一刻我想告诉你,你是我的唯一,任谁都不能把你从我的身边夺走,除非跨过我的生命。
“阿姐”,我轻声叫你,你转过[……]

Read more

No Comments

哭了

by Xy on 03/27/2009

忍了很久的眼泪,我哭了。
在看MOP,那些农民工,让我想起了现在还在工地上干活的父亲。我一遍一遍的看着那些伟大的父辈们劳作的照片,哭了。
鼻子很酸,心里闷闷的。
说不出话,但我相信明天会好起来的,我会努力工作,好好的孝顺你们。

No Comments

天黑之前

by Xy on 03/20/2009

天黑了,天黑了。
每天都冒着被暗夜淹没的危险活动在晚上12点到凌晨。
不敢闭眼,更不敢胡思乱想,剪指甲或者数着烟灰缸里的烟蒂。
我知道,我在苦耗着我唯一可把持的生命,我唯一可把持的。
每天都在祈祷,在黎明到来之前休息,休息,哪怕是片刻,这都不可以。
无法专一,迷茫, 难以调和的皮囊和精神。

No Comments

慰藉

by Xy on 03/18/2009

多长时间来,一遍一遍看着以往的日志。我,蹲坐在床沿上,吸着烟,初春的天气里,房间里不再那么寒冷,自然也失去了温暖的含义。很多故事还在发生,没法阻止的,于是便成了过眼云烟。无法专注的做好一件事情,成了自我折磨的工具。
伸出手,摸着自己冰凉的脚趾。周围的人们大声谈论着爱情和婚姻。而我还在想,怎样才能让自己快乐起来。明天?也许就是明天。
很想写一些故事,细小的,能让自己感动的,哪怕是灰尘掉进水里。可那一直无法触及的敏感无以休止的退缩,我在逃避什么,一种未知的恐惧,对于陌生,对于一直奢求的温暖,对于情感,对于所有让我不至于孤独的原因,我担负着这一切的责任。
谈论些事情吧,至少不至于如此聊以寂寞。
我的[……]

Read more

No Comments

和谐世界!

by Xy on 02/23/2009

21日,和谐的社会沦落到我的头上,博客,WAP站通通不能访问,拜佛烧香也无济于事。去某些相关站点拜读一些及时文章后才知道,和谐了。现在是24号,和谐后的第四天,所有的数据都没了,还好我有备份的习惯,但所有友链都丢失了。难过,除了难过都没有。我再慢慢找,慢慢找,找回朋友,找回链接,找回温暖,找回的能有多少,很多却又找不回。

北京的初春,稀稀拉拉的下了一场小雪,这样的日子里,不敢想太多,更不敢提及阿姐。周围的很多朋友开始给我介绍女朋友,以至于应接不暇,只有一一推脱。工作,疲惫。每天头碰着枕头,天就亮了。日子不敢说充实也不能说匮乏。我们,拥挤在大都市的小角色,有水便是鱼,不断的变化,用以适应每[……]

Read more

2 Comments

道歉

by Xy on 02/4/2009

最近什么心思都没有,什么都写不出来。希望朋友们原谅。———— 扎藤 2009/02/04 00:19
“新年”我不愿提及的词汇,对于年龄的增大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厌恶。但我却感觉到可怕的衰老,你知道的,衰老并不可怕,可怕在于感觉到他,触摸到他,无时不刻,触手可及。这让我蜷缩,以至于深夜都无法入眠,以至于无法回忆或者怀念任何温暖的东西,所以强迫自己,空白麻木,看那寒冷又能如何。轻手,打开灯,找到电视的开关,打开,把音量放到最小,没有声音,关上灯,荧光屏的颜色照耀,我在流失。———— 扎藤 2009/02/10 12:48

4 Comments

简单就是幸福

by Xy on 01/22/2009

深夜,在黎明到来之前,从游戏上下线,没有困意,很想写一些东西,不是给谁看,而是安慰自己.并非寂寞,即使是,我也不会承认.
一个星期的自我放纵,没有白天黑夜的泡在魔兽游戏里,砍杀,也遇到些好朋友,一起聊天,做任务,升级,打装备.可,我还是快乐不起来,这俨然成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那在于我来说,有些奢侈.在努力的争取细小的感动,细小的快乐,可又无法放弃我的自我封闭,亘古的矛盾.有时候会很累,浑身无力,说不出来的感觉,也许死也不过如此.
天亮前,我的眼睛还在睁着,努力让自己不要如此清醒,至少可以不必想一些极端的事情,可能么?
老妈前天打电话来给我介绍对象,我的单身成了父母以及爷爷奶奶头疼的大事.你还没[……]

Read more

3 Comments

落花成冢

by Xy on 01/14/2009

几天,一直写不出任何东西,难以形容的现状,我想,我在折磨自己,从月初到现在,半个月时间体重减了4斤,每天只吃一顿饭,然后就是不停的喝水喝水,排泄排泄,狠命的想把自己抽空才觉得过瘾,解恨.
我的小房间,客厅的一半,距离南面的阳光有四堵墙的距离.没有白天黑夜,任何时候灯都开着,门也开着,没有谈话,没有悲喜,更没有情欲,里面的我就是琥珀里的昆虫.
删除了叽歪的即时博客,丢弃不下曾经那些细小的情感,于是都复制过来.作为留念.

天亮之前,让自己努力变得不再像夜晚这样清醒。
忙碌,让生活变得没有梦想,没有激情,没有信任,没有任何可以感觉温柔的颜色。只有像机器一样的运转,一个齿轮跟着另一个齿轮。
熟悉的歌曲[……]

Read more

3 Comments

小聚

by Xy on 01/11/2009

时间,凌晨0:13,一切变成了昨天,我在试图总结这一天中的一切,这仿佛早已成为一种习惯,总结,提取,抛弃一部分,留下一部分.那么昨天,我想应该是快乐的,对,应该这么认为,我肯定!
熟悉的女人,熟悉的男人,我的朋友,兄弟姐妹,我们吃饭,畅谈,小酌,爱吃的小菜,冬天里的热气腾腾.把所有的不快都打包抛到了一边.那么就让我们单纯的快乐.可以诅咒,暧昧,正直,义愤填膺,礼貌,或者无耻,总之,我们在表达着所有不需掩饰的情感,这只有在朋友间才能展现的一切.我们互相呕吐,而不是倾诉,呕吐是为了表达更多的快感.这个时候,我们不需要约束,久违的自由,在大城市的某个角落绽放.我们爱这个城市,我们不爱这个城市,它给了[……]

Read more

1 Comment

再一次

by Xy on 01/9/2009

阿姐,我承认,我真的没出息,我又一次开始想你,这次没有那么突然,只是工作间隙在楼道里吸烟的时候,突然就那么一下,停顿了.就在电梯门开了的时候,我看到一位可爱的姑娘,这让我想起了你的年轻,还有你的无聊和寂寞,你的毫无计划的青春.

我记得你曾经在我面前说过后悔,只是那么一次,在这之前你从未提及.我知道你在逃避,你试图忘记,忘记曾经失去过的所有.这让当时的我突然害怕,我是不是也会在其中.

你一直在和我说,有时候你就是这样,絮叨的像个母亲,你抚摸着我的手,偶尔轻抚我的脸颊,然后轻声的告诉我,作为男人,一切都要向前看,不要为了任何过去或当时的关系而困扰,尤其是女人,你不应该为女人而停住你的脚步.但你[……]

Read more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