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of published posts on 三月, 2009

Back home

道一声晚安,永不再见。

03/30/2009

阿姐,我在叫你,阿姐。我的阿姐,在路上。
我想,我又一次背叛了所有的信念,所有坚持,所有的一切,又想起了你。我的阿姐。
我想对你说些什么,说说那些本就虚无的思念和你留给我的疼,就是这些,也只有这些,才能带给我温暖,和存在的感觉。
我在怀念那个下午,那个在于任何人都无所意义,在于我却无法忘怀的那个下午[……]

Read more

No Comments

哭了

03/27/2009

忍了很久的眼泪,我哭了。
在看MOP,那些农民工,让我想起了现在还在工地上干活的父亲。我一遍一遍的看着那些伟大的父辈们劳作的照片,哭了。
鼻子很酸,心里闷闷的。
说不出话,但我相信明天会好起来的,我会努力工作,好好的孝顺你们。

No Comments

天黑之前

03/20/2009

天黑了,天黑了。
每天都冒着被暗夜淹没的危险活动在晚上12点到凌晨。
不敢闭眼,更不敢胡思乱想,剪指甲或者数着烟灰缸里的烟蒂。
我知道,我在苦耗着我唯一可把持的生命,我唯一可把持的。
每天都在祈祷,在黎明到来之前休息,休息,哪怕是片刻,这都不可以。
无法专一,迷茫, 难以调和的皮囊和精神。[……]

Read more

No Comments

慰藉

03/18/2009

多长时间来,一遍一遍看着以往的日志。我,蹲坐在床沿上,吸着烟,初春的天气里,房间里不再那么寒冷,自然也失去了温暖的含义。很多故事还在发生,没法阻止的,于是便成了过眼云烟。无法专注的做好一件事情,成了自我折磨的工具。
伸出手,摸着自己冰凉的脚趾。周围的人们大声谈论着爱情和婚姻。而我还在想,怎样才能让自[……]

Read mor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