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

by Xy on 01/9/2009

阿姐,我承认,我真的没出息,我又一次开始想你,这次没有那么突然,只是工作间隙在楼道里吸烟的时候,突然就那么一下,停顿了.就在电梯门开了的时候,我看到一位可爱的姑娘,这让我想起了你的年轻,还有你的无聊和寂寞,你的毫无计划的青春.

我记得你曾经在我面前说过后悔,只是那么一次,在这之前你从未提及.我知道你在逃避,你试图忘记,忘记曾经失去过的所有.这让当时的我突然害怕,我是不是也会在其中.

你一直在和我说,有时候你就是这样,絮叨的像个母亲,你抚摸着我的手,偶尔轻抚我的脸颊,然后轻声的告诉我,作为男人,一切都要向前看,不要为了任何过去或当时的关系而困扰,尤其是女人,你不应该为女人而停住你的脚步.但你会有一段甜美的爱情,有爱你的老婆,她会很漂亮,然后让她帮你生很多孩子,而这个女人不会是我.接着你再也说不下去,因为我哭了.我大声的告诉你,我爱你,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事实,我抓狂的甩下你想要拉住我的手,在屋子里不安的走来走去,不断的诅咒.就这样,我们总是因为某些小事变得情绪不安,只是一句话或者一个动作.你在大多的时候都在自我责备,责备不该爱上我,或者不该爱上比你小这么多的一个小男生.你总是这样叫我,小男生,孩子,或者其他什么亲昵的称呼.在这样的时候,你是温软的,就像一块泡在水里的羊脂玉,然后放在太阳底下晒,这时候我就是你的观众,你是我的大众情人,我仰望着看你,因为我坐在地板上,你优雅的夹着香烟在屋里走来走去,说些以前的事,就是那么一次,你提及了你的青春,你说到了后悔,那段曾经让我的年轻阿姐迷失,甚至疯狂的感情,可结果却因为阿姐的坚持让彼此错过了对方饥渴的身体而宣告失败.

你爱的那个男人,不,小男生,在那个阶段他就关注这个.可你却视为珍宝,只有为婚姻才肯献出的那个第一次,其实那就像一口痰,随时都可以吐出去,轻巧的不过如此,没必要如此守护.我如是的这样总结阿姐的感情,同时却在内心里开始责备自己,不应该对阿姐这样说,虽然说出来只希望阿姐能够不要再为过去的事情伤心.

阿姐转过头,类似轻浮的口气,却带着沉重的眼神:是啊,错过了.接着,阿姐报复了,分手的结果是当时的阿姐不能接受的,后果是痛苦的,而阿姐却说那是必须的,她又用到了某些她一贯坚持的原则.人们都在说明陌生人是可怕而不可预测的,这也有一定的好处,至少可以不必为陌生的彼此负责.阿姐把自己的第一次送给了一个很不熟悉的连朋友都称不上的陌生人.可这阿姐却说,这是一种解脱,狠狠的解脱,也是报复.我也为阿姐哭过,包括这一次,我能感觉我的亲人在我不能到达的地方受了委屈,她在惩罚她自己,并毅然的背负起所有的后果.这一切让我无法接受,我的哭也无法让阿姐接受,她一下手足无措,欣慰的笑着抹去我的眼泪,告诉我:我爱你,因为你在为我哭.

/停,又写不下去了/

There are 3 comments in this article:

  1. 01/9/2009梦印江南 says:

    天啦,又写这个。我要疯掉了。
    怎么看得下去。

  2. 01/9/2009爱在互联网 says:

    情真意切。
    可能写的时候太“泉思如涌”,没有注意排版吧!
    祝福你和你的阿姐!

  3. 01/10/2009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 says:

    想起了石康的晃晃悠悠,阿莱。

Write a comment: